返回列表 發帖

「破生死-來去自如的流淚茶」

這篇是來自微信朋友圈內的文章

從喝到杜老大的茶再見到其本人,等了三年時間。三年前喝過杜老大的炭焙烏龍大紅佛手,一直難忘,無論怎樣存放,都不會變味和返青。業內相傳他是低調的堅持傳統工藝的炭焙高手,因熱愛喝古法炭焙茶但難以找到讓自己滿意的好茶才開始踏上做茶之路,他的炭火365天從不熄滅,每款茶都會焙足很多次。昨日去時恰逢他今年耗費心血做的鐵觀音正揉捻烘乾完,還未炭焙,市場上的成品對他來說還只是半成品。大嫂捧起一把熱氣未散的茶給我看,那時我還不以為意。當下的我是一個對鐵觀音不感冒的人。



杜老大親自用試茶瓷杯和碗勺給我們泡。意外出來的茶湯像四川剛榨出的清油一般清亮油潤,茶珠在勺尖久不滴落,似蜂蜜一樣,持續到最後都是如此。第一口,茶湯如雲霧般滑入,沒有任何壓迫和抵抗感,細緻到無,從無到有,似細密輕盈的羽衣,若有若無,溫柔綿長。尾韻有鐵觀音最難得的高級青酸香,如最自然可口的青果芳香,這樣的分寸拿捏多一絲少一毫都無法出現。口腔的感覺和體感超脫淡然,茶湯被身體完全接納和融入。

杜老大一直遵循安溪鐵觀音的古法製作,重發酵和重焙火,他說成也是火,敗也是火,每每炭焙之時,比照顧一個嬰兒還要細緻觀察,這對一個年事已高的做茶人來說,實在太耗費精力。當喝到第三泡,我潸然淚下,每一口茶湯的層次和餘韻都是難以言喻無法抑制的感動,身心彷彿被溫柔撫慰,只有執著和慈悲才可以做到這樣極致。喝過很多茶,世間沒有完美的東西,才知道接近完美要付出多少心血犧牲多少,有時甚至是生命。追求極致的人都是用生命去搏,或許也換不來一個懂的人。他說,放棄了產量,成本,時間,市場的考慮,這一口茶,為自己為理想而做。

一泡平衡接近完美的茶湯,就像人想要做一個中正平和,內心柔軟而包容的人,需要無數的探索,失敗和榮辱的磨練,才能達到。

人生來就身不由己,因而從眾和妥協是很容易也能夠理解的。大多數的人用標籤去相識相交,比如身價,學歷,地位,權勢,大多數的喝茶人也用標籤去喝茶買茶,比如產地,品牌,大師,宗教。很容易忘記自己真正想要和適合的是什麽。做茶的人能夠不計成本追求極致只爲給懂的人的喝,需要很大的勇氣和福報。當你有一定能力和實力去支持自己想要做的事,但是很辛苦很讓人不解,多數都會選擇放棄隨大流選擇輕鬆。而世界如果少了堅持自我,追求極致的人,便會少很多感動。如果一個產品做到五十分就可以賺錢,那麽很多人不會選擇做一百分的產品,而大部分的匠人和生意人都是如此。輕鬆和利益容易追求,而對自己的淬鍊和嚴格,卻很難,因為這違背人趨利避害的天性,但這樣的靈魂卻是閃閃發光,這樣的人的作品,讓人深深動容。

這泡鐵觀音,喝掉了我行茶路上的偏見,也喝掉了我時而會升起的自慢心。想起一句話“如果世界對於他僅是某種必須適應的對象,而不是可以滿足他主觀性的場所,這樣的人生當然没有意義”。所以,只要你願意現在開始不算晚,活著就有機會做你想做的樣子。

文‧成都沐雪茶居主人(小雪) 2019/5/2
6

評分人數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TOP

射過溪 發表於 2019-5-10 16:16
喝完很久,整個口腔還是甜滋滋的  
1

評分人數

  • janfu

TOP

返回列表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