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甲子泥10杯標準紫砂壺

容量:200cc(10杯)
年份:1984冬
作者:映洪(毛映紅)
銘文:如夢令 / 李易安(宋)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捲簾人, 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銘文釋義】
本篇是李清照早期的詞作之一。
這首小令只有六句,有人物,有場景,還有對白,充分顯示了宋詞的語言表現力和詞人的才華。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這兩句寫昨夜的風很急,還淅淅瀝瀝的下起小雨。
當此芳春,名花正好,偏那風雨就來逼迫了,作者心緒如潮,不得入睡,只有借酒消愁。
酒喝得多了,覺也睡得濃了,直到早上醒來酒意還沒有完全退去。

一開始就將整首詞的時間、環境勾勒得十分清楚。
「雨疏風驟」十分恰當地寫出了暮春的特點,風吹的緊而雨卻是疏落,四個字即使人能夠感受到暮春的氣息。

「濃睡不消殘酒」則寫出了人物現在的狀態,剛剛醒來略略還帶些酒意,一副慵懶的模樣,
這種狀態下最容易想起昨夜的雨疏風驟,隱隱心底還藏著些許心事,這樣就順理成章地引出下文。
上下兩句前者寫室外,後者寫室內,轉折巧妙恰當,靈動自然。

作者一醒覺來,天已大亮。但昨夜的心事,卻仍然如隔在胸,所以一醒來便要詢問意中懸念之事。
因而,她急問清理衡宇,啟戶捲簾的侍女:海棠花若何樣了?侍女看了一看,笑回道:
「還不錯,一夜風雨,海棠一點兒沒變!」女主人聽了,嗔歎道:
「傻丫頭,你可知道那海棠花叢已是紅的見少,綠的見多了嗎!?」

這句對白寫出了詩畫所不能道,寫出了傷春惜春的閨中人複雜的神氣口吻,可謂「傳神之筆」。
作者以「濃睡」、「殘酒」搭橋,寫出了白夜至早晨的時間變化和心理演變。然後一個「捲簾」,
點破日曙天明,巧妙得當。然而,問捲簾之人,卻一字不提所問何事,只於答話中透露出謎底。

真是絕妙工巧,不著痕跡。詞人為花而喜,為花而悲,為花而醉,為花而嗔,
實則是傷春惜春,以花自喻,慨歎自己的青春易逝。

詞中充分體現出作者對大自然、對春天的熱愛。它寫的是春夜裏大自然經歷了一場風吹雨打,
詞人預感到庭園中的花木必然是綠葉繁茂,紅花凋零了。
因此,翌日清晨她急切地向「捲簾人」詢問室外的變化,粗心的「捲簾人」卻答之以「海棠依舊」。
對此,詞人禁不住連用兩個「知否」與一個「應是」來糾正其觀察的粗疏與回答的錯誤。
「綠肥紅瘦」一句,形象地反映出作者對春天將逝的惋惜之情。

回復 1# 嗜茶士

這詞裡連的兩個知否?知否?
個人認為,第一是問那捲簾人妳可有仔細觀察那海棠樹的變化麼?第二是問她妳可知道我此刻的心情嗎?

TOP

這把可以詢價嗎?
1

評分人數

  • 嗜茶士

TOP

字的製作工藝好像很特殊。
今天以前,我還以為甲子泥是黑黑的那種,原來還有這種顏色。
1

評分人數

TOP

返回列表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