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梳不清,理又亂》

至始至終,我一直都以自己所堅持的理念做茶,無論茶樹是什麼品種,
個人認為怎麼做都可以。
我們以同一品種,從綠茶做到紅茶,就是從沒改變過成品的品種名稱。

因為,我們沒有權利因為茶葉風味改換品種名稱,只有註明製作方式。
比如我做重發酵重焙火的阿里山烏龍茶,我不叫它凍頂烏龍茶,
而在坊間已嚴然認為凍頂是一種烏龍茶的製作方式之下。
我認為,我們誰都沒有權利以品種名作為製作方式。

還有,比如,什麼味道才是金萱茶的標準味道?

我會因氣候條件不同,將任何品種的茶葉做成輕發酵、中發酵,或再重發酵,
而不是天晴、天陰或春、夏、秋、冬抓成一氣,我有任何不對嗎?
茶葉不可以自由創作嗎?

回到本樓主的主題:
個人倒是認為,鐵觀音可以進入各區烏龍茶賽道。
毋需另闢蹊徑給鐵觀音單跑。
在下早有個預感,眼看鐵觀音有越種越多的趨勢,
同時也樂見以鐵觀音茶作為下一波台灣茶之光。

以上管見,敬請指教!

本文因另一主題而起,連結於下:
https://www.facebook.com/permali ... &id=100002797654816
1

評分人數

  • 射過溪

至始至終,我一直都以自己所堅持的理念做茶,無論茶樹是什麼品種,
個人認為怎麼做都可以。
我們以同一品種 ...
嗜茶士 發表於 2020-11-9 20:22
我想主要是過去木柵鐵觀音給人的印象太深刻了

讓大家以為鐵觀音就應該是那個味,也執著於那個味,因此產生了落差
而沒考慮到高海拔的茶不可能有低海拔的喉韻
但反之低海拔的茶也不可能有高海拔的高雅秀美與柔嫩
1

評分人數

  • 嗜茶士

TOP

返回列表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計數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