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關於戰爭.關於難民》

轉載文茜的世界週報Sisy’s World  News  
Mar. 15 2022
《關於戰爭.關於難民》
梅克爾在下台前接受德國之聲的訪問,
主持人詢問「敍利亞難民危機」,
她回答:「我不喜歡使用難民這個字眼,他們就是人。」
他們就是人,和你我一樣。
只是戰火使他們失去家園,失去過去累積的種種,
剛剛開始是炮火中逃命:
逃出了,喘一口氣,人生的難題才開始。

死亡,在戰爭中是一具屍體。
活下來,在戰爭後,是無盡的黑暗與卑微。

他們逃到了別人的國度,所以叫難民。
苦難太多了,從逃亡過程,那裡落腳,
如何開始生活,那來的錢養育下一代。

烏克蘭的難民現在逃離的方法是車隊,還有鐵路。
他們能夠棲身之所大多都是東歐國家:
這些國家普遍貧窮,
他們到了當地,想當個基層勞動者,未必可得。
歐盟給三年簽證,紐西蘭兩年,兩年、三年之後呢?
「人」還是要活下去。

活下去的地方在那裡?出路是什麼?
一個家就在這樣的飄搖下,面對未來。
世界各地為他們喊加油的人,也給不了答案。

1990柏林圍牆倒塌隔一年,一些東歐移民依親來了美國。
他們沒有戰爭,但他們的處境很像難民。
我曾經與一位至紐約的波蘭計程車司機有不少往來,
搭乘他的計程車,乾淨,而且播放很美的蕭邦夜曲。
問他原來在波蘭的工作是什麼?「電影導演」。

他介紹我妻子正在找工作,原來是波蘭的高中老師。
我當時住在紐約Brooklyn 猶太人社區,
巷弄約八十年老樹,房子有木頭有石頭,
許多是Brownstone 的石頭老建築物。
我和住在二、三樓的房東Laura説好,一起付一次50元美金,
她從花園、陽台、室內、窗簾、地毯、窗戶⋯⋯打掃乾淨。
她清晨七點多就來,我上午醒來,會聽到她洗刷陽台、沖洗欄桿的聲音。
有時候我會做個日本泡飯,泡杯抹茶,請她一起吃早餐,她總是滿頭大汗時,才坐下來。

每回打掃時,穿著灰色制服,有一回我忍不住問,她説那是以前學校的制服。
於是我問她,在波蘭高中教什麼?
她安靜了一下,回答:「歷史」。

她的英文剛起步,我們無法聊什麼,
但我聽到歷史兩個字時,心頭如刺椎痛。
她就是歷史的一部分,不是嗎?
她逃不過歷史的十字架,聖母瑪麗亞是她的依託,
但歷史給她的是放棄過去種種,重生於一個又薄又小的希望之中。

當時住家附近突然出現一個評價出色,門窗潔淨的補鞋店。
我那時還是一個老皮件收藏狂,經常去他的店裡逛逛,
聊聊之後,原來他是來自捷克的牙醫。
他的醫師証照不被承認,但細膩的手活功夫還在。

「有點希望,比絕望好。」

二次大戰、共產主義的幻想,埋葬了多少人的生命。
死了,是死:活著呢?
答案在空中比雲還浮動,不可捉摸。

來到別人的國家,就是卑微。

敘利亞難民逃到約旦,在難民營裡遇見已經待了18年的巴勒斯坦難民。
人,窩在這裡,長期靠著國際組織救濟。
白天不是白色的,黑夜的暗,不夠暗。
它還是會搖醒你的知覺,這一生,就在這裡,完了。「我們只是活著的蟲。」

於是有些敍利亞的難民決心去了土耳其,
在那裡他們被「慷慨」接納,
至少不會因為回教徒身份先被懷疑是否為「恐怖分子」。

在土敍邊境,有一排廠房,外面圍著鐵絲網。
另一端是沙漠,再遠一點是家園的炮火。
廠房內都是14歲以下的童工,因為可打、可罵、服從性強。
一天工作12小時,上廁所、吃飯的時間要扣錢。
他們沒有工作簽證年份的限制,
但當歐洲不再歡迎敍利亞難民,
美國完全不接收時,這是他們惟一的選擇。

在這些工廠排列之前,有些「難民」度過愛情海,
一個充氣船搏上浪淘,就這樣吧!
我們不怕賭上一切,反正後退,也是死。

我在比利時紅十字會總部見到這些來自中東各地等待審批的難民。
小女孩的眼睛大大的,看著我手上的麵包,
那是我從W Hotel飯店勾結主廚搞來的,
我給他們食物時,他們的眼神好像我是聖母瑪麗亞。
這使我很不安,和他們相比,
我只是一個家園沒有破碎,戰爭離我很遠的普通人。

我沒有成為難民,純粹只是幸運。

台灣現在聲望最高的張忠謀先生,
他的父親也是「難民」,但處境相對從容。
張前董事長的父親26歲當上寧波財政局長,
七七事變來了,他逃去香港,
不到三十歳成為香港銀行經理。
日本人打入了香港,張伯伯拒絕向他們敬禮,
帶著張忠謀一家逃到大後方。
中間黃土高原進入四川一帶,
有個山谷中的鐵路,俗稱闖關車。
過山谷時火車得放慢速度,熄燈,儘量避免出聲,
全車屏息,防止遠方日本人開槍。

抗戰後回到上海,父親雖然買了一棟別墅,
但知道時局不對勁。不到兩年,房子賣了一個普通價錢,
跑不動了,不想逃了,舉家去了美國,
父親入學哥倫比亞大學唸MBA。

畢業那年,父親太老了,42歳,
能找到的工作都是美國小鎮的職位。
父親告訴妻子:「我們這一代在戰火中,已經毀了,
待在紐約,『我們認命』,把機會留給兒子Morris 。」

於是為了讓獨子上好一點的公立學校,
張忠謀的父母親在紐約時代廣場,開了一家「雜貨店」。
一個26歲就已經是寧波財政局長的才子,
成為美國小雜貨店老闆。

戰爭改變了他的一切。
不管他的國家是戰勝還是戰敗國。
從人民的角度看,即使勝利者也一無所獲。

形成戰爭的因素往往是利益、自大又無知的好戰者、國族主義的瘋狂者組合成的複雜事件。但它一旦發生,就如千萬隻刀箭,刺向每一個人民的心臟。

無知的一代人的戰爭,
恰恰由於各國人民相信自己這一方完全是正義的,才鑄成了戰爭的最大危險。

這是史蒂芬·茨威格的名言。
1

評分人數

工作經歷中,
我的一位指導老師是波蘭移民,
90年初,
當時工程師家庭普遍開3、5千C.C的大型SUV、PICKUP輕卡,
老師開一部低排量小轎車,很顯眼的低調!
當時在世界數一數二的美國公司任職了9年,
技術知識一流,但始終停留在基層的職位。
因爲他不是被管理層認可的美國人!
後來我們在台灣碰面;
他來協助某大公司解決技術問題,
那時JohnDeer的其中一條裝配線已停線超過2週。
天價賠償金每天累積!
老師二天就解決了設計錯誤問題。
他能得到新職位,
據說是因爲其他同事的妻子不喜歡他們出差。
也對,因為某晚,
感激的老闆就招待他到金錢豹放鬆一番!
大家知道,
就是前一陣子因爲疫情,改成豪華KTV的那家!

另一位希臘移民,
因爲設計出來的檢驗程式連原廠都做不到而被挖角過來。
職稱經理,持續領導發展管理程式,
多年後,他手下工程師的職位也早已遠高於他。

有位台灣大哥,
在底特律某位傳奇教授指導下拿到博士學位,
幹了十多年的工程師,
公司內部不放他走,因爲他的設計一流,
怕他跳槽競爭對手。
也沒有其他人有能力做出相同水準的設計。

他愛喝陳高,當時飛美國開會多,
我總會帶瓶黑金剛給他,再陪他講生不逢時的怨嘆!
知道如今的價格,當年也多買點給自己。

最親近的合作夥伴是位南非人,
其實,他來自辛巴威,
父親是醫生,祖輩移民自英國,
家族在辛巴威有大片農場,家中數十位僕人。
後來因為黑人民族運動失去一切而移居南非。
為了兩個女兒的機會,他和妻子勇敢移民美國!
初期,他的房子對街就是墓園,因為便宜!
下車時面對大群墓碑,我總是不那麽自在!
工作一年一約,好不容易拿到綠卡,還在熬等公民!
真的是兩夫妻,一卡皮箱,帶著孩子闖美國!

這些朋友,讓我做不了移居春秋大夢!
在太平盛世生活尚且這樣的困難,
此時烏克蘭人民要如何驚恐於未來!!

不懂,
為什麼平民百姓的生活生命安全不在最優先的考量!
幾百萬次等公民在兩週前發生了!
包括他們的孩子!

哪裡是公平正義!!
誰是英雄??
總統是好漢嗎!
一將功成萬骨枯,
當初為什麼沒能好好講!慢慢談!
誰要為這些流離失所的家庭負責!
真的是看著難過!
真正耍流氓的是出嘴皮子的!
2

評分人數

TOP

最近網路類似的文章很多

但很奇怪的是,一面倒的指責受害者的烏克蘭總統
卻沒指責侵略者的不對,真奇怪


其實霸權主義者任何侵略的理由都是藉口
侵略他國荼害生民,成就其霸業才是真的

2

評分人數

  • 268

  • paulyao

TOP

本帖最後由 射過溪 於 2022-3-17 18:51 編輯
最近網路類似的文章很多

但很奇怪的是,一面倒的指責受害者的烏克蘭總統
卻沒指責侵略者的不對,真奇怪


其 ...
射過溪 發表於 2022-3-16 19:06


2014/3/18 俄羅斯併吞了烏克蘭的領土 克里米亞
之後又在烏克蘭東部領土弄了二個魁儡政權
一步步的侵吞烏克蘭,想併吞烏克蘭的意圖是長期且明顯的
因此烏克蘭不得不希望加入北約,好保護領土及人民的安全
隨著俄羅斯這次的侵略,其鄰國波蘭也準備加入北約
這都是為了保衛自己的國家與人民,何錯之有 ???
怎麼老是有人顛倒因果 ???

我知道每個人都害怕戰爭及因此帶來的傷殘死亡
但委曲就能求全嗎 ?
烏克蘭若照俄羅斯的野蠻要求,變成一個無軍事力量的中立國,就能永保安康嗎 ?
別傻了,到時俄羅斯就可不費吹灰之力拿下你,免本錢的

也許又有人會撰文,被拿下就被拿下唄,至少可避免戰爭及百姓的傷亡
更別傻了, 到時烏克蘭的本土的產出及人民就會變成俄羅斯發動另一場侵略戰爭的資源
人民要為俄羅斯打戰當砲灰,所有的資源都會被拿來支援侵略戰爭(更別說妻女會任人凌辱的悲痛了)
好完成它的霸業,而不是從此過著童話般幸福快樂的日子...........
2

評分人數

  • 268

  • vspwm2000

TOP

2014/3/18 俄羅斯併吞了烏克蘭的領土 克里米亞
之後又在烏克蘭東部領土弄了二個魁儡政權
一步步的侵吞烏 ...
射過溪 發表於 2022-3-17 18:36

看了一下原始文章是北港香爐...

不意外。這類人人格基本上是分類的。
幾年前玩鋼筆認識一個叫狗爺的,文采不錯,他的父親是當年蔣介石的大將,不過來台時被蔣介石身旁的狗腿陷害。
之後舉家移民加拿大。
他告訴他兒子,不要回中國發展,因為中國文化太卑劣,他兒子從小受加拿大教育去中國會吃虧....
但是這狗爺卻一直鼓吹台灣要靠攏中國....

看他這幾年的言論,就算對中華文化多有評論,但結論總是中華好、中華讚、中華好棒棒。
最近中俄他又發表,中國是講誠信的....

這種精神分裂的多重人格,在熱愛中華文化的有志之士,屢見不鮮。
1

評分人數

  • 射過溪

TOP

本帖最後由 射過溪 於 2022-3-19 23:22 編輯
看了一下原始文章是北港香爐...

不意外。這類人人格基本上是分類的。
幾年前玩鋼筆認識一個叫狗爺的,文 ...
yuchingshiao 發表於 2022-3-19 12:54


這些人不只經常人格分裂,也常基因突變呢
一個國家的品質好不好,不全然是看它的軍事及經濟能力的強弱
而是看執政者對待國家的良性發展及人民的態度
罔顧自家人民的安全,只會用軍事及經濟侵略別人的政權都不值得信任

TOP

因為認同原作者對於難民故事的描述,
轉貼後, 我寫了移民朋友的故事,

移民各有原因與奮鬥故事,
但難民源於戰爭無從選擇!
兩篇文的大部分是平民百姓的故事,
希望少些悲慘不幸!
完全與兩岸情勢無關, 只是努力生活的故事!

因為決策者口中的正義, 烏克蘭戰爭沒能避免!!
也有自願參與者, 例如韓國的大尉網紅和加拿大的狙擊王
新聞畫面多的是坦克瞬間被轟穿, 飛機墬落!
對俄羅斯感受多是無辜年輕人也可憐的在戰場上失去生命,
後學有說的談的是決策, 不是一個人!
但如果烏克蘭是澤倫司基一個人說了算?
俄羅斯由普丁單獨決策就發動攻擊?
那就說不上是民主國家!

問題背後總有問題
戰爭改變了一切。
不管是戰勝還是戰敗國。
從人民的角度看,即使勝利者也一無所獲。

感謝諸位前輩可表達此方面看法!
2

評分人數

  • trekvrx200tw

  • 鎔陞玉璽

TOP

本帖最後由 射過溪 於 2022-3-20 02:34 編輯

面對強國的霸權主義者,除非你比他強或讓它予取予求
把國家,人民奉送給他,任其日後驅使,不然是無法避免一戰的.....
1

評分人數

  • 道滘蔡白

TOP

在轉載前,後學也多方考慮,
以難民與移民角度,戰爭的確使他們被犧牲了!
我的視野,看見新聞畫面擊毀的是殘酷、沒有選擇!
每位的經驗與感受當然都有不同!

小弟不諱言自己是外省二代,
父母兄弟黨齡加一加怕超過2百年,
我是唯一沒加入青天白日黨的。
幾十年前家父只詢問並無不悅,
公職人員的他也希望改變,想改變讓生活能更好!
早期我投票支持在地許信良,呂秀蓮選縣長!
阿燦選縣長,我也贊助了二次!
因為,改變需要相信!
當然,現在他們也改變了!
我喜歡李敖的談話,
欣賞陳文茜的觀點,
喜歡施明德的瀟灑!
但如果我說,欣賞大陸的城市建設,欣賞習近平,
怕是大不諱!要會有多少人不爽!!
早期,因業務需要,後學不得不經常出差大陸,
早去晚回,晚班機去,隔天會議後回,
因為不喜歡或不習慣大陸!

也經歷過早上在曼谷+35度,晚上中國東北-30度的溫差!
後來在中國最長也停留超過一年!
從旱廁時期到六星級的自動化廁所!
從台商到台勞!
從08北京奧會及上海世博,
眼見上海、長春瀋陽、東莞、福州、廣州的城市建設!
我羨慕,對自己出生成長地也有相同期待!
談不上政治,但是欣賞大陸的進步與改變!
當貨進泰國馬來西亞的税差增為35%時,
後學不得不被退出市場!
即使客戶對當地供應商品質怨到爆,
也不可能加價35%買我的貨!!
這是現實,跟我有關的現實!

1993年到斯圖加特,早期的西德,
合作夥伴當時對於40%的稅率,
有超過50%拿到落後的東德做建設不停抱怨!
現今來自東德的梅克爾受到全球領導人推崇!
她受到許多德國人的信任!

如果前輩仍然記得南斯拉夫這個國家,
在蘇聯解體後,2000年前後,晚上10點以後,
瑞士蘇黎世火車站後方,
每個角落都有來自這個國家的美女站著求生存!
我每晚回飯店都能近距離看見!
辛巴威,大家知道的是通膨,
那個我南非籍同事原來的家,
一張鈔票面額標示100億!

其實說誰好誰壞誰對沒啥意思!
能安居樂業的就是好領導!
能發年獎的就是好老闆!

今天出席把兄弟父親的告別式!
客家大族長輩,
地方政治人物出席的車輛塞滿鄉間小路!
悲傷懷念氣氛不多,棚外交投熱絡哈哈大笑的也沒少,
看著棚內悲傷疲累的家屬!
前段時間給他的的阿里山佛手和英紅九號,
怕是還沒有機會開來喝吧!

不知道哪天輪到誰!
醉酒當歌,留言約來喝茶!
一天天的!
好茶不必留給誰!
3

評分人數

  • trekvrx200tw

  • 鎔陞玉璽

  • 趙公子

TOP

新聞觀點參考借鏡   將來如何沒人說得準  
《台灣像不像烏克蘭》
聯合報 / 黃年
2022-03-12
台灣像不像烏克蘭?橫看成嶺,不太像;側成峰,很像。
本文仍然主張,不能只從外部的國際地緣政治朝烏克蘭裡面看,也應從烏克蘭的內部政治朝外看。試從三個角度,比較台烏異同。
一、從外向裡看,無疑是俄國侵略烏克蘭。這是台灣多數民意的觀點。烏國被侵略,自當同情共情。
但是,若從烏克蘭內部政治向外看,則基輔政府其實是阻擋種族及地域自決獨立運動的當局,既不承認克里米亞公投回歸俄羅斯,又不承認頓巴斯兩州分離為新而獨立的國家,但簽認明斯克協議接受兩州高度自治(可比一國兩制)。
由是觀之,若從反對獨立運動的視角看烏克蘭,台灣應別有領悟,反而恐應對克里米亞及頓巴斯二州同情共情。且烏國在如此窘迫的內外處境中,尚不容出現獨立分離事件,可想中共會如何面對台獨?
烏國今日情勢,簡化地說,可說是內部政爭的外部化,「出口轉內銷」,終於招來外患。
二○○四年的橙色革命,使「親歐和俄」的路線終結,轉向「脫俄入歐」,並深刻嵌入選舉操作。於是,反俄仇俄的民粹狂飆,逐漸出現「轉型正義」,激進狂熱的街頭運動愈演愈烈,拆紀念碑、推倒銅像,並形成以「去俄羅斯化」為主軸的政治風潮,社會撕裂已不可逆轉。
俄國的回應是在二○一四年製造克里米亞回歸及頓巴斯兩州叛離;這使民間反俄情緒更加激越,政客與民間遂以仇俄恨俄相互綁架,散播納粹化史觀,並將加入歐盟及北約入憲,禁俄羅斯語,又關閉了三家親俄電視台。於是,今日終告攤牌,俄烏開戰,就是這種內因外緣相互激盪的結果。
照理說,烏克蘭與俄羅斯本為同源的民族(這是和平的本錢),而烏克蘭又為獨立的國家(這是自衛的保障)。烏克蘭應當具有「親歐和俄」的最佳條件。但是,在政客與民間激進力量的相互激盪與相互綁架下,再加上俄國操作,竟使國家分裂(克里米亞),且在頓巴斯發生內戰(雙方互控「種族滅絕」,相殘已歷八年,死亡一萬五千人),如今更使國家淪為血腥戰爭砧板。
總結而言,主要原因即在烏國的民粹政治深陷「內殺型的轉型正義」而不能自拔所致,這種「內殺型的轉型正義」,主要是撕裂了國家,扭曲了人民對國家生存戰略的理性認知,結果是國家破碎,又招致外敵侵略。
台烏對照。烏克蘭的「內殺型轉型正義」,與民進黨的「內殺型台獨」堪謂異曲同工。二者皆淪為內部政治鬥爭(內殺)的工具,並因此喪失了對外和平。
二、澤倫斯基是國族英雄或國難製造者?俄烏戰爭剛爆發,傳出美國欲協助澤倫斯基離開基輔,他回答:「我們需要的是彈藥,而不是搭便車。」一句話,為整個情勢落棰定調,澤倫斯基也一夕成為舉世公認的英雄。但是,這只是從外向裡看。
澤倫斯基未在生死關頭落跑,固然使這場悲劇沒有變成鬧劇,這樣的風骨在任何國族皆值得慶幸與肯定。但是,這完全不能抵消他的政府對這場國難的應負罪責。
若從裡向外看,澤倫斯基其實正是這場國難的製造者。在他以政治素人於二○一九年當選總統前,烏國的內外走勢已漸成形,內部以種族仇恨撕開歷史傷口又大把撒鹽,對外亦以民族仇恨升高「脫俄入歐」。澤倫斯基在這種情勢下以七十三%的高票當選總統(二輪投票),他享受了這樣的「民粹便車」,卻或無心、無力、無智、無能引領烏克蘭脫離這個眼看必然翻車的軌轍,以致演成今日下場。亦即,對內玩火,對外自焚。
如今回顧,這場國難只是烏克蘭民粹政治災難的「出口轉內銷」,澤倫斯基作為國家領導人,難辭其咎。
可以這麼說,如今有人視澤倫斯基為英雄,但他其實也是國難製造者。這場國難仍必須從內向外看。
在此,台灣可以思考的是:台獨是國族英雄?或將是對內玩火、對外自焚的國難製造者?
三、就國家生存戰略論,如季辛吉所言,烏克蘭為什麼不能「作東西溝通的橋梁」,而非要「作大國對抗的前沿」?
主要原因是,烏國朝野以「入約入憲」的民粹政治相互捆綁,作繭自縛,而寄望以歐美的外力支援來維持這個民粹泡沫不致破滅。但當俄羅斯要各方提出烏克蘭不入約的「書面保證」時,已是哀的美敦書。
面對戰爭攤牌,澤倫斯基在一月間稱,加入北約不是野心而是國安考慮,這是國家主權的表現。但他也說,當下尚非公投入約的適當時機。(看台灣,主張台獨,但不公投,多麼像)
及至兵燹四起,澤倫斯基說「打了廿七個電話給歐洲領袖,問是否使烏克蘭加入北約,沒人敢回答」,「誰與我們並肩作戰,一個都沒有」。到了戰事延續十餘日後,他又說「我已了解北約不準備接受烏克蘭,烏克蘭也不會下跪乞求」。再隔一日,他又宣示,早已不要求讓烏克蘭加入北約,也願意在烏東兩個親俄地區的地位上「妥協」。至此,烏克蘭不能投降,但已經不能不轉彎。
以上就是整個「對內玩火/對外自焚/出口轉內銷」的全過程因果鏈。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其實,澤倫斯基早知道入約「只是一場夢」,他曾幾度直言,「反對烏克蘭入約者不僅俄羅斯而已」,即是明知北約諸國也有顧忌,只是三不五時藉題離間烏俄而已。但是,澤倫斯基始終不敢戳破這個民粹泡沫,這場自欺欺人的民粹戲法一直要等到美國宣示「不派兵進入烏克蘭」始告穿幫。

TOP

返回列表
觀看訪客統計報表
計數器